塑 灾

当前位置: > 新闻 > 正文
时间:2018-11-29 18:52    来源:软广     浏览次数:140

山地塑料垃圾:

触目惊心,美丽中国的毒瘤,美化绿化变成了丑化

被遗忘的邪恶和未知的风险

      成千上百株树木已经死亡,光秃秃的枝杈绝望的升向天空,仿佛在进行着无声的控诉。密密麻麻的塑料育苗杯,仿佛一个个黑色毒瘤,散发着死亡的气息,时间,在这一刻凝固。

     北方某地旅游公路两旁本应该是一排排郁郁葱葱的树木,而现实映入眼帘的:从边坡底部直至顶部,除留下一株株光秃秃的已死亡多日的树干,就是一望无际、延绵几十公里,一个个填放了黑色塑料育苗容器的树坑。树,已经死亡,而黑色的塑料育苗容器却静静伫立。近看,极像一座座的墓碑,散发着恐怖的死亡气息。远眺,更像一个个的黑色毒瘤,密密麻麻、无边无际…,与身边美丽的古城形成戏剧性的反差。

 “围城”--深陷山地塑料垃圾包围的城市

 

      类似的恐怖场景在镜头里随处可见,驱车数十里,两边连绵不绝。当我们穿梭于城市每一条通往外部的高速路,才发现,我们这座美丽的城市已身陷“围城”。千百万个黑色毒瘤密如星斗,让人不寒而栗。使人们难以相信多年来每一次春天、每一次高速路修建成功之日,那热火朝天、声势浩大的绿化植树活动中,我们种下的是一颗颗不知何时会引爆的环境“地雷”。人们会遗忘、会忽视,但环境不会,随着时间流逝,仿佛死亡地狱的场景终于展现在整个城市面前。

      走到近前,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曾经掩埋在土中树坑里的黑色塑料育苗容器已经完全裸露出来,完好无损。黑色而令人恐惧。每一个树坑里的水土已经流失,土质干燥、疏松,用手一捏就碎。塑料育苗容器中的树苗早已死亡,周边土壤里几乎寸草不生。遍布整个山坡间。放眼望去,几乎没有一株有生命气息,整个山坡显得十分狰狞诡异。

     “多年来,一直就是这样。绿化、种树、死亡、留下这一个个黑盆子…”知情人介绍道,人们早已习以为常。难道,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吗?这就是我们要留给子孙后代的生态环境“财富”吗? 这就是我们这个生态城市的美丽脸庞吗?当想到全省、乃至全国有多少条这样的道路、有多少个这样的边坡、有多少个这样的山头,我们不禁心头一凛:所有的这一切都指向了众矢之的、被遗忘的邪恶和未知的风险——山地塑料垃圾。

恐慌也随之而来:‘山地塑料垃圾最终会吞噬掉整个城市吗?’

 种下去的是死亡和诅咒——严峻的形势、持续的灾难。

“生态环境是关系党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问题,也是关系民生的重大社会问题。”

“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

                                

        2018年4月19日,英国政府决定禁止塑料吸管、棉签和饮料搅拌棒。其他国家包括中国也准备升级“限塑令”。在这场减塑战役中,英国最终目标是在2042年彻底杜绝“可避免的塑料垃圾”。2018年1月,欧盟宣布首个处理塑料垃圾的计划,目标是到2030年使用的所有塑料包装必须能够回收利用。在非洲的肯尼亚,自2017年起,生产、销售或使用塑料袋将面临1-4年的监禁或最高400万肯先令的处罚,约折合25万元人民币。

       中国颁布限塑令已有十年,发改委日前根据限塑令广泛征求意见,有专家透露,一份新的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正在制定中,这份行动计划将和其他限塑政策一同发挥作用,限制一次性塑料垃圾生产、鼓励企业对塑料产品进行替代、实行生产责任制延伸制度、推动垃圾分类等。

      2018年5月18日-19日,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罕见全体出席会议。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第一次着重提出:“生态环境是关系党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问题,也是关系民生的重大社会问题…。”更明确指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必须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加快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给自然生态留下休养生息的时间和空间…。”进一步明确了“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主要领导是本行政区域生态环境保护第一责任人…,对那些损害生态环境的领导干部,要真追责、敢追责、严追责,做到终身追责。”

     大势所趋,举国上下已经全面吹响了向塑料垃圾宣战的号角,反观我们城市身边日益增加的山地塑料垃圾,不得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山地塑料垃圾犹如幽灵一样不受界限阻挡,正无声无息地扩散开来。随着新一轮城市化建设,随着中国旅游经济产业的迅速发展,一条条高速公路横贯东西南北,但同时又有多少山地塑料垃圾随着绿化树木被埋下。山地塑料垃圾的危害有多么严重,诸多未知也依然待解。

     根据统计,我国每年天然林面积减少约40万公顷,这基本就是每年砍伐树木的面积。众所周知,在我们传统的绿化种树过程中,每年大约种树1000万课,其中有一些不良企业为了省工、省水就连树带塑料育苗杯一并种入土中,相关专家介绍:“绿化验收前三年树木成活能维持,但随后塑料容器会使树木的根系形成窝根,根系不能植入土壤,养分水分跟不上,当地人形象的讲这是“地老鼠”,最终绿化工程变成了面子工程、烂尾工程,然后政府出钱,重复种植。

    “政府主管部门也只能采取和企业签订责任保证协议书形式进行追责,但效果十分有限。”林业相关部门负责人如是说,一个行业问题,最终演变成一个社会问题,成为城市生态保护的阿喀琉斯之踵。

      我国研究学者已经发现,自改革开放40你以来,据不完全统计,我国一共已经埋下近4亿个黑色山地塑料垃圾容器“地雷”,而这些山地塑料垃圾容器和树木一同种下,深埋土中,经久多年,具有一次性、不可回收性、无法降解等特性,严重增加了终端塑料容器垃圾容器处理的压力,带来了一系列社会危害及环境污染。室内实验室研究表明:山地塑料容器垃圾在土壤里其含有的有毒化学单体、从周围环境富集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及重金属等,会给土壤及生态系统带来复合化学污染,这些污染物如在农作物、生物体内富集,可能随食物链传递,进而可能对人类造成有害影响。

     生态灾难还在持续中,随树木种下的是死亡和诅咒,土地在不停地哭泣。任其发展,也许不久的将来,一座座山头将变成光秃秃、毫无生命迹象的荒山,那是怎样一幅我们无法想象的画面…。

山地塑料垃圾的恐慌和未知。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种树育苗用的塑料容器,就是让人谈“塑”色变的土壤环境杀手——山地塑料垃圾。作为一种终端塑料垃圾的全新分类,因为它太过普通,十分容易让人忽视。但正是这么一个个东西导演了一场黑色生态灾难,国际上对塑料垃圾问题关注最多的是欧美、日本、韩国、中国等国家,研究仍然处于初级阶段,国内专门研究团队主要来自于华东师范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中科院研究所、中国农业科学研究所等。近几年来,涉及塑料污染的研究数量呈逐年递增的趋势。人们发现,并非所有的垃圾都能变废为宝,非政府组织和一些观察人士早就警告:尽管发达国家一直致力于再循环技术的研发,但人类每年产生万亿塑料垃圾,这些由石油制成的材料需要数百年才能降解。并且目前超过90%的塑料垃圾没有得到妥善回收和再利用,填埋到土里的塑料垃圾通常需要约500年时间才能完全降解。但绝大多数植树用的山地塑料垃圾却无人问津,从而污染了大片的土地。

终端塑料容器垃圾传统处理手段对比表

序号

传统处理方法

影响及危害

1

堆积

严重污染大气和城市的生活环境,严重污染水体,生物性污染,侵占大量土地等

2

填埋

地下水污染,引发爆炸事故及火灾,加剧全球变暖,导致植物窒息,致癌致畸气体挥发等

3

焚烧

污染环境,产生含硫等有毒气体、粉尘,危害人体健康

 

 数字黑洞。

      据测算,人工种一棵树,树苗少则需要10元左右,管护成本需要50元,就因为使用山地塑料垃圾育苗容器,树木成活率大大下降,每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和浪费触目惊心、不可估量。由于这些塑料育苗容器深埋地下,后期处理费用更是巨大。树木死亡、金钱浪费、土地污染荒废,一连串的问题横亘在现代城市管理决策者的面前,并逐渐演化成真正的塑灾现象。保卫每一寸土地、保卫环境生命线,已刻不容缓,悬在生态城市上空的达摩克斯剑已向每一个社会公民发出警告。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理念被赋予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和更加深远的寓意。生态文明建设是新时代人民的期盼,关系民生福祉和民族未来大计。“美丽中国”被写进党的十九大报告,彰显出中国经济发展重心向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转变的信心和决心。山地塑料垃圾污染最重要的是政府的源头管理,山地塑料垃圾问题无国界。这是整个社会的共同责任,如果严格管理、杜绝塑料容器使用,开发一些可降解的能循环利用生态育苗容器,山地塑料垃圾产生的路径就会被封死,这些要从政府抓起,建立一套完善的生态环境保护体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