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西活佛:用一生守护象雄文明

当前位置: > 新闻 > 正文
时间:2018-11-02 18:25    来源:软广     浏览次数:196

金川境内大渡河两岸

从金川县城往高山半区新扎沟地带前行大约四十公里,远远就可以看到一座明柱素洁的寺庙。在茫茫的纯净白雪、高山、天空围绕之下,寺庙静静立在海拔3500多米的高山谷地的中央,令人心生宁静之感。这座寺庙叫做昌都寺,始建于公元3世纪,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然而,在几十年前,它却是破败落寞,无人问津,远远无法与如今香火鼎盛的局面相提并论。改变昌都寺命运的,正是该院主持——李西•新甲旦真活佛。

千年昌都寺

在记者到访的时候,李西•新甲旦真活佛正在与村人交谈。得知我们的来意,他先是向村人行礼以表歉意,然后请我们到居室饮茶交谈,行为随和而让人亲近。在正式入座后,我们一边喝着茶,一边开始了我们的访谈。

昌都寺近景

记者:听说这座寺庙几十年前还挺破败残旧,没想到今天变得这么雄伟壮观。您是以什么样的契机开始承担起重建昌都寺的使命呢?

李西•新甲旦真活佛:从小到大我就与寺庙有着不解之缘。在少年时代被选为转世灵童后,我就在四川阿坝郎依寺、曼日寺、雍仲林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贡布本日神山等多地进行十余年的学习和实修闭关。我的生命一直是与寺庙相连的,对于我来说,它们不仅仅是一个住所那么简单,而是一种信仰的寄托,是生命本真所在。所以我当时想着要重建并振兴昌都寺的契机很简单,我觉得它需要我,于是我就来了。缘法,缘法,世间之事就在于一个缘字。

 

记者:在重建昌都寺的过程中您最难忘的事是什么?

李西•新甲旦真活佛:上世纪的文革浩劫中,昌都寺也未能幸免劫难,遭到了严重毁坏,直到1984年经政府批准开放才恢复重建。重建的过程很艰难,直到我担任昌都寺住持时,寺庙仍有许多破损的地方亟待修缮。当时我发愿一定要重振寺庙,也得到了不少信众的支持。在重建寺庙的过程中,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们不分彼此,一起动手开始修路、修佛塔、建大雄宝殿,共同为修建寺庙而努力。经过多年齐心协力的修缮和扩建,这才有了如今昌都寺这样的规模。我一直很难忘那段岁月里大家一起为了信仰而挥洒汗水的模样,也一直感念着信众虔诚向佛之心。

 

记者:我之前查阅过昌都寺修建的历史,在昌都寺还没修缮完工的时候,您就已经开始将自己化缘来的钱捐给全藏50个左右的寺庙和僧团,我想问是什么支持和激励着您一如既往地做着这样的事呢?

李西•新甲旦真活佛:在修建昌都寺的过程里,我发现其实全藏类似昌都寺这样需要修缮和帮助的寺庙有很多,但这些寺庙的僧众并没有资金去完成修缮工作。我当时有幸得到信众的支持,在昌都寺修建尚有余力的时候,便开始将化缘剩下的资金捐给了更多有需要的僧团。佛的视野在于众生,只有让全藏的寺庙涅槃重生,才能真正保护到象雄与本教文化,所以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做这件事的动力。

 

记者:您有很多个身份——雍仲本教大译师、大圆满传承人李西﹒达让大师的第38世转世活佛,现四川昌都寺住持、全国第十三届人大代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政协委员、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金川县政协副主席、佛教协会会长。在这些身份中,您最满意的是哪个?

李西•新甲旦真活佛:佛教讲究渡人,而无论什么身份,只要有助人、渡人之心,那么哪一个身份都一样。所以当你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应该满意哪个身份。如果你非让我选择的话,那就是做一个虔诚的人、做一个对他人有帮助的人。

 

记者:您作为当世活佛,佛法深厚,所以我想问您,当今时代背景下,最深厚的佛学精神是怎样的?

李西•新甲旦真活佛:佛学思想中有“报四重恩”的说法。四恩,即是“国土恩、父母恩、众生恩、佛恩”。其中报“国土恩”正是以爱国主义精神为底蕴,而且是“四重恩”中的第一条,足见其重要程度。所以要想达到最深厚高深的佛法境界,首先就需要有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向佛之心。

 

记者:我注意到您一直在做象雄文化的守护和发扬工作,您能解释一下什么是象雄文化吗?还有您是如何看待自己与象雄文化的关系?

李西•新甲旦真活佛:象雄文明是发端于我国西藏地区的本土文明,它是藏族先祖智慧的结晶,现在藏族很多的文化都是由象雄文化衍生出来的,所以它可以说是我们藏族文化的一个源泉,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然而,由于历史原因,象雄文化开始逐渐没落,我觉得这是我们藏族文化的根,不能丢,所以我将自己一生的使命都放在守护和发扬象雄文化上。一个人能做的始终是有限的,但如果是一种文化,就可能带给更多人的帮助。

象雄文化是根,是文明之树,我就是栖息在这棵树上的鸟儿。我想做的和能做的就是尽力鸣叫,让更多人注意到并深入去了解、守护象雄文化。我想这就是我和象雄文化的关系吧。

 

记者:您将如何守护和发扬象雄文化?

李西•新甲旦真活佛: 象雄文化只是一个概念,代表着一种真善美,用现代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就是代表着正能量的东西。守护和发扬象雄文化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关键的是如何做好自己,身体力行地去做一些善事,结下每一段小善缘,江河自然能汇聚成大海。

我还记得在2011年,我受邀担任凤凰卫视纪录片《西藏的西藏》总顾问,与摄影组的工作人员一起工作,寻访了很多历史遗迹,探源象雄文化的根基。这就是对于象雄文化的一种宣传,如果能有更多人因此而知道象雄文化,并发自内心去热爱它,我会觉得我所做的一切都在铺下每一个善缘。在这几十年里,我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我会做到自己走不动道的时候,并将这种理念传递给下一代人。

  

中国首部象雄主题记录片《西藏的西藏》凤凰卫视首播

记者:您这是用一生来守护象雄文化,这份坚守很是令人敬佩。不过我有个疑问,您认为这是代表着活佛的一种超脱还是入世?

李西•新甲旦真活佛:超脱的僧人其实是人们的一种想象。只要你有一颗想要去度化众生的心,超脱与不超脱其实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到今天为止,如果说我对众生有一点点贡献的话,那也是佛祖对我的加持,入世为芸芸众生做一点点事,这也是一种福报。

在《西藏的西藏》播出后,很多人对西藏文明重新有了不一样的认识,并由此萌生了研究西藏文化的想法。我觉得这样很好,这是西藏文明与现代传播文化的结合,相当于给更多人提供了一个接触象雄文化的契机和渠道,所以我并不认为这样做有什么不好。你可以说这不是超脱,也不是入世;也可以说这是超脱,也是入世。超脱与入世之间应该存在一种平衡,我一直在找寻这样一种平衡,也就是将修行与结善缘结合在一起。《西藏的西藏》对我来说是一种不一样的尝试,我很开心它能让更多人了解西藏文化、象雄文化,这也是了解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之一。

 

记者:近几年,如《亚洲新闻周刊》等许多杂志报纸媒体都刊登了您的专题报道,高度肯定了您对藏区正统文化的坚守与传承,您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最不能忘记的是什么?

李西•新甲旦真活佛: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不能忘记的是向世人展示佛法普度众生,最不能忘记的就是服务广大群众。四川藏区生态脆弱,环境灾害不断,交通基础设施落后,这些都成为了制约当地经济发展的重要障碍。我在担任全国人大代表、四川人大代表期间,奔走呼吁国家对于少数民族地区贫困落后的关注和投入,呼吁加强对于藏区的生态文明建设等等,留下藏区的纯洁美好,蓝天白云,绿水青山才是我们真正的“根”。

 

记者:对于以后,您有什么计划吗?

李西•新甲旦真活佛:我国是一个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大国,宗教在我们中国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和社会影响。中国传统文化与宗教的关系其实是相辅相成,相互包容的,它们共同组成了中国文化的融合以及促进影响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各个教派有其特有的思想体系与思辨哲学,都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我作为象雄文化的传承人,现在我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推动象雄文化和本教文化的传播,我想将来我也将会沿着这条轨迹坚定走下去,直到我完成守护和传播象雄文化的使命为止。在此过程中,引导所有信众响应传统文化。象雄文明就是藏族人的华夏文明,重视象雄文化就是重视掀开藏族悠久历史的窗户。如今本教已经在澳洲、美国、印度、尼泊尔、不丹、泰国,以及南美洲、欧洲诸国恢复或新建了数百座寺院及大小修炼和闭关中心,我很荣幸自己能促成象雄文化、本教文化乃至我国传统文化在海内外开枝散叶。未来我的计划是,将象雄文化传播到更远的地方去,让更多信众有所皈依,有所领悟。将象雄文化做好更好传承,从民间补救,搜集,开传习所,培养人才着手,最终实现攻坚脱贫,走向文明致富。

访谈结束的时候,我们先后参拜了佛祖辛饶、昔拉麦桑和大师昔拉嘉木参三尊金身,这才拜别李西•新甲旦真活佛。走出门外,纯净的天空闪耀着光芒,我久久凝视着这座古老的寺庙,仿佛看到了无数人、无数年来的终生坚守,看到这座千年古庙背后承载着的深重意义。

[责任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