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那些曾在韩国演艺界混过的艺人们都经历了啥

当前位置: > 新闻 > 正文
时间:2019-11-26 19:40    来源:软广     浏览次数:60

作者按:如果同情与悲悯可以杀人的话,那么现在站在大家面前解释的应该是具荷拉、崔雪莉与张紫妍。然而呢……?

韩媒报道,11月24日,韩国歌手具荷拉在家中死亡。就在2018年,具荷拉与崔钟范卷入一场“家暴疑云”,崔范中首先向媒体散播被具荷拉家暴的消息,次日具荷拉向媒体展示验伤报告后,崔钟范被告诬陷。2019年崔钟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缓刑3年,但性暴力相关嫌疑被认定无罪。

之后具荷拉陆续在社交网站中发出“再见”,“一句话能杀人,也能救人”、“很痛要假装不痛,很累要假装不累”等消极言论,经纪人也证实具荷拉患有抑郁症。5月,具荷拉被发现在家里轻生,送往医院后得以救治;直到11月24日,一段凄美的生命就这样在凄凉的寒风中陨落。

而仅仅一个月前,具荷拉的闺蜜——25岁的韩国水蜜桃女孩崔雪莉,也在京畿道城南市家里被发现身亡,被怀疑有抑郁症。一个月发生两起韩国艺人疑似自杀案。我们不禁要好奇地问:韩国演艺界究竟怎么了?那些混迹韩国演艺界的艺人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们从具荷拉、崔雪莉与张紫妍三起疑似或确定的自杀案中,可窥见其中端倪。

如果说给具荷拉生命最后一击的是她不幸的爱情。那么最终击倒崔雪莉的,则是网络暴力,这不得不提韩国在财阀专横下的极端社会文化。X博士在《韩国地狱:以自杀求解脱的社畜们》中描写道:韩国每人一年平均要干2024小时,韩国白领只能睡6个半小时,工人则平均凌晨12:15睡觉, 6:19早起。在以食为天的中国人见面说:"您吃了吗"?而韩国人见面问候则是:"您睡好了吗?"。

在高压锅一般氛围下,韩国人普遍压抑,他们怎么解决呢?除了硬撑,韩国职场还普遍流行这样观念:“上班疯干,下班疯玩。”这是什么状态?可以理解成韩国人每一天除了睡觉以外几乎都处在一种疯癫的状态么?

在这样极度压抑的社会里,人们出现极端思想和行为就不难理解了。尤其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里,更是肆无忌惮地、残暴恶毒地发泄自己愤懑的小情绪,形成一个缺乏包容的、缺少同情与怜悯的、网络软暴力横行的虚拟空间。心灵本身就呈病态脆弱的抑郁症患者的崔雪莉,就在这种极为恶劣的网络空间中生存,被击倒的概率几乎为100%。另据互联网一张名单,2005年到2019年,韩国艺人自杀的人数达到30多个,自杀原因多为抑郁,抑郁症几乎成了韩国艺人轻生的标配。

而轰动一时的张紫妍的自杀案,则直接揭露了那个最让韩国艺人头疼的练习生与经纪人体制,以及财阀统治及其利益交换的黑幕。关于这些,可以从在中国发展的韩国艺人、以及在韩国发展的归国艺人的言谈举止中窥见一斑。

对此演员王子文直言:做练习生首先要忽略你的性别,如果犯错做两个小时仰卧起坐体罚是常有的,还必须边作边用韩语喊:我会做的更好。演员李菲儿坦言:公司逼迫练习生整容以使女团快速出道,女生宿舍更是24小时实时监控。这一切如GQ主笔靳锦所指:“韩国练习生制度,就是一场批量生产偶像的“饥饿游戏”。在这种精确的、流水线式偶像生产体制下的确造出许多优质艺人。而另外一方面这些偶像产品也被所在公司拼命压榨着。典型的如2009年“东方神起解约事件”,在金在中等成员对SM公司提出奴隶合同和收入分配不公控诉中,包括长达15年以上合约;出道5年每天仅睡3至4小时,成员全年仅有一周休假;卖出50万张专辑,每人仅能得到约合人民币5.6万元报酬;成员如提出解约,违约赔偿金高达数亿人民币!

2008年金融风暴后韩国文化产业娱乐至死及其乱象横生,以及其行业垄断、艺人的心理健康、社会舆论与网络暴力、文化监管、法律法规都出现严重问题。追溯起来,1998年韩国“文化立国”开始,曾一度产生独具特色的“韩流”发展模式,对中国文化产业产生过很好的借鉴。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不知道韩国娱乐产业如此发展下去,接下来该怎么玩儿这场世界级的文化传播大游戏。

还是那句话,韩国的娱乐圈太会玩,脑洞不够可以来中国试试。人来就可以了,只是千万别把韩式的迷之自信也带来,那样恐怕在中国也不好玩耍下去了。虽然中国娱乐圈也不见得有多光彩,但正如同某新闻网站网友回帖道:毕竟有些事儿在中国都是自愿的,在韩国只有被逼迫的份儿。而中国娱乐产业的巨大市场,更是吸引了众多韩国艺人。

事实也证明如此。张娜拉,这位口不择言的甜美女孩最早成为中国熟知的韩国艺人,如果不说“没钱就去中国”这句伤感情的话,早已和中国一线大牌明星并驾齐驱了。

另外在中国发展的韩国艺人里,就有中国的好儿媳秋瓷炫。2007年凭借其《大旗英雄传》踏入中国影视领域,又连续主演《回家的诱惑》、《木府风云》、《新乌龙山剿匪记》、《狐仙》等多部影视剧,积累众多人气,成为中国一线女明星。2017年和于晓光喜结连理后,在中国发展的秋瓷炫可谓事业爱情双丰收了。

克拉拉(李成敏)这位韩国网络第一美女,最近也引起国人的关注。2016年她与古天乐、张家辉两位影帝合作《使徒行者》并获得当年亚洲飞跃女演员奖后,开始专心在大陆发展,先后合作与主演了《女汉子进化论之幸福巧克力》、《情圣》、等数部电影。尤其《情圣》中惊艳亮相,一夜之间成为无数宅男的舔屏女神,也同时博得了若干中国制片公司和导演们的青睐。今年年末,与刚刚在《“大”人物》中小火一把的包贝尔联袂出演的春节档电影《大红包》也即将上映。克拉拉在中国的发展如鱼得水,星途一片光明。

除此之外,朴诗妍、蔡琳等韩国艺人东方神起等团体也在中国有所斩获。另外韩国归国艺人更是不胜枚举,诸如韩庚、鹿晗、吴亦凡、张艺兴、张碧晨等炙手可热的明星,在中国影视行业与音乐领域璀璨着生命的光辉与专业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