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长寿仙翁李青云》第三十七章:冷艳女彪悍,吕氏孤凄凉

当前位置: > 健康 > 正文
时间:2018-02-23 11:16    来源:软广     浏览次数:213

“你可满意了吗?”李青云那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顿时让黑色裘袍冷艳女子浑身一个激灵的反应过来,俏脸有些发白的看向李青云。

..咽了口口水的黑色裘袍冷艳女子,转而便是目光一闪的深吸了口气尴尬笑道:“那千年人参,的确是不在我手上,我..

听到她确定的话,嘴角微抽的李青云,不待她说完,便是闪身来到床边,一把捏住了她的脖子,将其后半段话硬生生的给卡在了喉咙中。

脸色很快涨红起来的黑色裘袍冷艳女子,面对面色冰冷的李青云,感受到其手上越来越紧的劲道,不禁美眸中闪过了一抹恐惧之色。

就在此时,伴随着急匆匆的脚步声,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带着一群人涌入院中。

当先进入屋内的花白头发中年,看到李青云捏住了黑色裘袍冷艳女子的一幕,不由脸色一变的厉声喝道:“放开大小姐!”

“安排的挺周全,还有后援啊?可惜,他们慢了点儿,”冷淡瞥了眼花白头发中年的李青云,便是转而对表情痛苦无比的黑色裘袍冷艳女子嗤笑道。

突然,一声急切冰冷娇喝从外面传来:“放了我家大小姐,否则我杀了她!”

缓缓转头看去的李青云,不禁双眸轻眯了下。只见黑色裘袍冷艳女子手下那两个冰冷少女,这会儿正用弯刀架在小鱼身上,压着她进入了屋内。

“我本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可现在看来,你真的很愚蠢!”转而看着已经开始翻白眼的黑色裘袍冷艳女子冷笑一声的李青云,便是随即对那两个冰冷少女道:“把小鱼放了,否则我立刻扭断你们大小姐的脖子。”

“你..你放开我们大小姐,我们就放了小鱼,”其中一个冰冷少女连道。

李青云没有再多说,而是手上力道再次加重,眼看着黑色裘袍冷艳女子的脖子已经扭曲到了一个惊险弧度。

“不要(住手)!”那两个双胞胎冰冷少女见状不禁惊呼出声。

一旁的花白头发中年也是惊慌连道:“等一下!且慢动手!”

“把她放了!”捏着意识都有些迷糊了般的黑色裘袍冷艳女子的脖子,李青云面无表情的转头看向那两个冰冷少女道。

这下,她们终于是不敢再犹豫,慌忙收回刀,任由小鱼向李青云跑了过去。

待得小鱼跑到了自己身旁后,李青云这才慢慢松开了黑色裘袍冷艳女子的脖子,使得她整个人昏迷无力倒在了床上。

“大小姐!”那两个双胞胎冰冷少女惊呼一声的慌忙跑到了床边。

“咳咳..”她们扶起黑色裘袍冷艳女子一阵摇晃之后,才终于是缓过气来的黑色裘袍冷艳女子不禁一阵咳嗽,显得有些虚弱无力,随即注意到冷漠站在一旁的李青云,忍不住本能般的浑身一颤,目中闪过了一抹浓浓的惧意。

刚才,她是真的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般,那种面临死亡时的无力之感,任何人经历了一次都绝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帮我个忙!咱们这过节就算了了,”李青云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她愣了下。

很快反应过来的黑色裘袍冷艳女子,根本不敢再和李青云讨价还价,连忙点头后,随即忍不住好奇问道:“以你的本事,能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

“三个多月前,在鸭绿江上,有一艘大船出了事,我想让你帮我打听一下,那船上可还有人幸存,”李青云语气有些低沉的缓缓开口道。

鸭绿江?沉船?惊讶看了眼李青云的黑色裘袍冷艳女子,明智的并未多问什么,轻点头道:“没问题!虽然已经三个多月了,查起来有些困难,但我们威虎寨消息灵通,应该能够查到一些东西的。”

“麻烦了!”说完直接带着小鱼转身出去的李青云,却是让黑色裘袍冷艳女子嘴巴微张的表情略有些精彩起来。这家伙,竟然还会对别人说这么客气的话,看来那船上的人似乎对他很重要啊!

眯眼美眸闪烁了片刻的黑色裘袍冷艳女子,才转而对那花白头发中年吩咐道:“德叔,刚才你也听到了。派人全力去查,我要尽快知道结果。”

“好,我这就去安排,”花白头发中年德叔点头应了声,便是直接转身带人离开了。

待得他们离开后,又挥手示意身旁的两个冰冷少女离开的黑色裘袍冷艳女子,才不禁玉手摸着自己略有些红肿淤青的玉颈扭了扭头,美眸如狐狸般眯了起来,低喃自语:“那家伙,他到底是什么人?”

三日后,北风呼啸,默默站在威虎山一座山崖之上的李青云眯眼看着远处,目光缥缈,他已经在这儿站了许久了..

突兀的脚步声传来,引得李青云转身看去,只见一身黑色裘袍的冷艳女子走来。

“有消息了吗?”声音略显低哑上前问着的李青云,语气中难掩浓浓的紧张和焦虑。

黑色裘袍冷艳女子见状心中微叹,沉默了下才道:“我让人在你说的那段江域打听了一遍,可是,却没有任何消息。”

“没有消息..”失神般低喃的李青云,缓缓摇头般最后闭上了双眸。

看着李青云痛苦的表情,黑色裘袍冷艳女子不禁道:“没有消息,不代表船上的人死了,也许他们都被救了呢?”

“若是被救,又岂会没有一点儿消息?”涩声开口的李青云,说着突然浑身一颤的面露痛苦之色,随即一手捂着心口的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

见状脸色微变的黑色裘袍冷艳女子,慌忙上前扶住李青云,却见他已是脸色苍白的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慢慢清醒了过来的李青云,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床上还有阵阵女人的体香萦绕在鼻孔周围,让他忍不住蹙眉略显吃力的坐起身来。

“哎呀..你终于醒了?”娇媚悦耳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转头一看的李青云不禁双眸一瞪的动作僵住了。

只见一旁冷艳女子也是缓缓坐起身来,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身上被褥滑落,露出了那诱人无比的曲线春光,红色的肚兜,半遮半掩着胸前的白嫩的坚挺,更显风情无限。

“你..你怎么会在我床上?”愕然片刻的李青云,才忍不住蹙眉连道。

冷艳女子白了他一眼:“你搞清楚好不好?这是我的床!”

“你的床?”愣了下的李青云,仔细一看,这的确是女人的闺房,并非自己之前所住的房间,随即便是皱眉看向冷艳女子:“你把我弄到这儿来干嘛?你还和我睡一个床,你是不是有病啊?”

“不睡这儿我睡哪儿啊?你占了老娘的床,还想让我去打地铺啊?”冷艳女子瞪着李青云没好气道:“老娘白让你睡了,便宜都让你占了,你还想怎样?”

闻言一滞的李青云,愣是被冷艳女子噎得无言以对。

瞪眼看着冷艳女子沉默了片刻之后的李青云,才咬牙起身下床,快速穿起了衣服。

“李青云,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老娘都这样了,你竟然还能无动于衷!”冷艳女子见状一愣,旋即便是没好气的骂道。

李青云一边穿衣服一边淡然道:“你想要男人,这山上那么多,还怕找不到?”

“你混蛋!你把老娘当什么?”羞恼骂了声的冷艳女子,随即连道:“这山上男人是不少,可老娘一个也看不上,老娘就看上你了。你要是个男人就干脆点儿,别婆婆妈妈的像个婆娘一样。”

穿衣动作顿了下的李青云,转身来到床边俯瞰着冷艳女子,看得她俏脸泛红目光略有些躲闪了起来,才道:“那我就干脆的告诉你,老子对你没有兴趣!”

“李青云,你个口是心非的混蛋,你不是个男人!”见李青云说完便是境界转身大步离去了,冷艳女子不由俏脸涨红的怒声喝道。

刚从冷艳女子房中出来的李青云,看到不知何时就已经站在外面院中的小鱼,不由尴尬的忙上前解释道:“小鱼,你不要误会,那个我..

“江来大哥,你不用解释了,小鱼知道你跟她没什么的,”不待李青云说完,小鱼便是轻摇头抿嘴一笑连道:“她喊得这么大声,我都听到了。我就知道,江来大哥你才不会看得上她那个狠毒的贱女人呢!昨天她还..

“什么?”见小鱼说了一半忙住口不说了,李青云不禁疑惑开口问道,这一问却是让小鱼俏脸通红起来,看着她忙转身离开的样子,不禁感到一头雾水。

当晚,因为李青云说了自己准备离开,所以小鱼亲自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冷艳女子也是拿着一坛上好的陈年女儿红过来说是给李青云践行。践行喝女儿红?什么规矩?

第二日一早,当李青云昏昏沉沉醒了过来,看着身边一左一右一成熟一青涩两个熟睡的美人儿,而自己也是赤身裸体的时候,便明白这究竟是什么‘规矩’了。李青云万万没有想到,冷艳女子竟是如此彪悍,给他在酒里下了药。

数月之后,青河镇,这是鸭绿江边上一个普通的小镇,也是李青云在小鱼家住的时候曾和小鱼爷爷以及小鱼都去卖过鱼的小镇。

虽然已是到了夏季了,但这北疆之地依旧是晚风凌厉如刀子般。

天都黑了下来,单人匹马的李青云进入小镇,找了个普通客店准备住上一晚,明日再继续赶路。

时间挺晚了,客店已经住满,没有多余的房间,无奈李青云只能选择在柴房屈就一晚了。

在伙计的带领下来到了柴房的李青云,鼻子动了动,表面上依旧平静,心中却是如翻江倒海一般。待得伙计离开后,他才有些迫不及待的来到了柴房内的一处墙角,伸手摸索一番,抽出了一块砖,从中掏出了一个包裹严实的羊皮包裹,打开一看,其中那一株千年水晶参是那么的显眼。

“原来小鱼爷爷将东西藏在了这儿..”哭笑不得的李青云,转而便是不禁幽幽一叹:“可惜,丫头再也用不到它了。”

...

明末清初,浙江嘉兴有个著名的儒士名唤吕留良,他本是明末秀才,清廷入关后便不再致力于功名仕途,一心闭门读书,修身养性,学问上堪称大家。他对清廷的专制暴虐心存不满,每能巧妙的述诸笔端。其著作广为流传,在士林中影响颇大,却又让清廷抓不到辫子,清廷对他无可奈何。

吕留良出身封建仕宦家庭,祖上在明朝时代为官。其父吕元学曾任明朝繁昌知县,后因病辞官。吕留良自幼失怙,乃是遗腹子,因母体弱多病,由三兄夫妇抚养,后过继给堂伯父鸿胪寺丞吕元启为子。

吕留良自幼聪颖过人,书读三遍就能记住,八岁能文,十岁时,三兄吕愿良建澄社于崇德,东南士子千余人,往来聚会,征选诗文,评议朝政,留良深受影响。崇祯十四年(1641),孙子度建征书社于崇福禅院。时留良十三岁,以诗文入社,大得子度赞赏。吕留良博学多艺,有二十四绝技,对天文、乐律、兵法、星卜、算术等涉猎甚广。

明亡后,三兄吕愿良随史可法镇守扬州,吕留良和侄儿吕宣忠(长留良四岁)于顺治二年(1645)散家财招募义勇,与入浙清军抗衡。当时,在其友人董时雨的操持之下,吕留良为抗清四处联络,苦心经营。其侄儿吕宣忠曾署总兵都督佥事,后监国鲁王加封宣忠为扶义将军,令其还至太湖,率部抗清。后来吕宣忠大战清兵于澜溪,兵败,遂遣散所部,入山为僧,后因探父病回家被捕遇害。吕宣忠就义时,吕留良曾亲自为其送行。国仇家恨,使吕留良痛心疾首。

顺治十一年(1655),顺治十一年(1655),陆文霦约请吕留良一起评选八股文时,吕留良欣然应允。吕留良借评选时文以宣扬“华夷之分大于君臣之伦”,其民族气节对当时的士人学子影响极大。

顺治十六年以后,吕留良结识浙江余姚著名学者黄宗羲、黄宗炎兄弟和宁波隐士高斗魁。

康熙五年(1665),浙江学使至嘉兴考核生员,吕留良拒不应试,被革除诸生。此举震惊社会,而吕留良却怡然自得。从此归隐崇德城郊南阳村东庄(在今桐乡县留良乡),自开天盖楼刻局,继续选刻时文出售,并提囊行医,以自隐晦。其时诗朋文友大半散去,独与张履祥、何商隐、张佩葱,专攻程朱理学,创立南阳讲学堂,设馆授徒,身益隐而名益高。

吕留良晚年,正值清政府对文人进行软硬并施、加强专制统治的时期。康熙十七年(1678)清廷开博学鸿词科,企图笼络当时的一批名士。浙江当事首荐吕留良,留良固辞乃始得免。康熙十九年(1680),清廷为了进一步拉拢和软化明遗民,征聘天下山林隐逸,嘉兴郡守复荐留良。吕留良在被逼无奈之下,只好削发为僧,取法名耐可,字不昧,号何求老人,去吴兴埭溪之妙山,筑风雨庵,隐居讲学,门人弟子亦甚众。康熙二十一年秋,吕留良与门人子侄三游南北湖,按出游日程写了一组纪游诗,编成诗集名为《东将诗》。这时大清江山日益稳固,吕留良时刻惦记的抗清复明基本上已成泡影,这愈发增加了他的愤世嫉俗之感。

吕留良早衰,年四十余须发灰白齿落过半,且幼有咯血疾,遇有怫郁即发。康熙二十二年(1683),留良重游杭州,所写诗篇收入《欬气集》中。是年八月,吕留良因病与世长辞,终年五十五岁。

雍正年间,湖南秀才曾静因不满清廷统治,上书陕西总督岳钟琪(岳飞的后裔)策动反清。事后,雍正就此事大做文章,对案犯严加审讯,广肆株连,由此引出浙江文士吕留良文字狱案。曾静等人锒铛入狱,后被满门抄斩,吕留良一家也被其牵连。

吕留良虽死,却惨遭开棺戮尸枭示之刑,其子孙、亲戚、弟子广受株连,无一幸免,或被杀、或被流放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

吕留良之孙女吕四娘当时因随母亲在安徽乳娘家中,幸免于难。年仅十三岁的吕四娘秉性刚强,得知其全家祖孙三代惨遭杀害,悲愤填膺,当即刺破手指,血书‘不杀雍正,死不瞑目’八个大字。

未免连累乳娘,吕四娘母子离开了乳娘的家,在老仆吕德的跟随下前去黄山野云草堂投奔于黄犊先生。

黄犊本是浙江仙居人,与吕留良有过八拜之交,他曾在清初做过朝廷武将,立下不少汗马功劳,雍正皇帝继位以后,疑心重重,大杀功臣,黄犊及时抽身,托病辞官,隐居到云雾苍茫的黄山深处。见吕留良的后人不期而至,他大为惊讶,待听说了吕门的不幸,他不禁老泪纵横,当然也热心地留下了吕家主仆三人,并表示会竭尽全力保护他们。

时年李青云于妻子梅九歌隐居皖南,常在皖南大山之中游历采药、悬壶济世,也曾去得黄山,并与黄犊相识,切磋论武,大谈养生之道,颇为投缘。

这年寒冬腊月,一袭单薄青衫的李青云再次来到黄山拜会黄犊,听黄犊说起吕氏之事,不胜唏嘘感慨,又闻得吕四娘之母积郁成疾,病重在床,黄犊欲请其为之诊治,李青云感佩于吕留良的气节,如今能有帮助其后人的机会,自是义不容辞。

 

原创长篇小说《长寿仙翁李青云》转载请注明来源,斯力泰集团版权所有,禁止商业使用,违者必究。

 

安徽斯力泰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732-0588 

网址:www.51silitai.com

地址:安徽省亳州市亳芜现代产业园区(汤王大道以西,月季路北)